10.0

2022-08-31发布:

琼明神女录 1-3

精彩内容:

第一章:那年有個少女

  葉臨淵在一個幽靜的暗室中醒來,身邊放著一柄生鏽的劍。

  石壁之上鑲嵌著青銅古燈,壁上繪畫繁複,彩繪的筆畫保存完好,栩栩如生,
沒有絲毫的剝落。

  一襲白衣古靜如素,那張年輕的少年臉龐在昏暗的石室間清秀如同少女。

  他看著那柄鏽迹斑斑,毫無靈氣的古樸長劍,默然許久,他終于幽幽歎了一
口氣:「臨淵羨魚,終于被深淵吞噬了。」

  他推開石門,走進了光裏. 這一日,這個塵封了五百年的府邸終于洞開. 微
風撲面,有些澀,有些冷。

  萬水依山漸入心懷,五百年一場大夢,他恍然初醒,默默領會著這五百年閉
關的感悟。

  山峰很高,高聳入雲,耳畔可聞鳥語,也可以聽到飛瀑溪流漱雪碎玉般穿過
雲霧的聲音。

  少年看著石壁間飛泄而出的溪水,看著白雲深深,不知何處。若有所思。

  他看著自己的雙手,無奈地笑了笑:「修道五百年,盡付水雲間?」說完這
句話,他開始不停咳嗦,咳嗦聲在寂靜的山谷中顯得格格不入。

  咳嗦許久之後,他終于擡頭望向雲層掩映之間的青山,那是潮斷峰的母峰,
相比子峰更爲巍峨高聳,孤絕蒼翠。他的目光有些狂熱,有些茫然,有些不甘,
最後竟然有些害怕。

  五百年前,他便是通聖境巅峰。終于偶得機緣,有望達到世人從未到達的境
界。便在潮斷峰閉了一個五百二十年的大關. 如今他提前出關. 卻發現自己通聖
境界如海的法力都消失得一幹二凈。但是自己的境界卻大漲,隱隱快要跨過那個
門檻。如今自己的容顔青稚如同少年便是最好的證明。淬體煉魄,拔汙除穢之後,
他這副身軀便返璞歸真至了少年。

  但是空有境界沒有法力施展,和廢人有什麽區別?

  他需要二十年時間來解決自身出現的問題. 他緩緩走下山崖。山崖依舊,無
論是石道還是風景都如同五百年前一樣。衹是塵世不比山水,人間可不衹是千篇
一律的山水更替,世俗人倫滄海桑田,不知道已經到了哪一步。

  隨著他拾級而下,他竟然能夠明顯感受到自己空空蕩蕩的劍胎之內,緩緩流
入靈氣。仿佛是溪流緩緩地流入幹涸開裂的海床,雖然杯水車薪,但是百川東到
海,總有充盈的那一日。他放慢了腳步,開始推演。

  總有人把人間比作棋盤. 衹是人間的事遠遠比下棋複雜太多,即使是最精通
算計推理的人也衹能算出一個大概罷了。

  他的腳步越來越慢,直至停下。

  出了潮斷峰子峰自己設立的禁制的範圍之後,他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他
的推演被說話聲硬生生打斷,這讓他有些煩躁。

  不遠處隱隱約約站著一個女子,隔著樹林花影,那女子一身黑白的單衣猶顯
古意,仿佛山水之間一道難以捉摸的窈窕寫意。葉臨淵身軀微震,他覺得這個身
影好生眼熟。正在他思考之際,一個男子說話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都過去
五百年了,裴仙子還如此唸唸不忘麽?這些日子我結廬山下,時常看到裴仙子禦
劍山靈,在潮斷峰外徘徊的流光魅影。甚是仰慕。」

  葉臨淵這才注意到年輕女子對面站著一個身材幹瘦穿著黑白道衣的中年男子。

  裴仙子……她是……葉臨淵的嘴角無聲揚起,沒想到命運如此巧合,自己剛
剛出關便見到了自己五百年前最寄予厚望的首徒,裴語涵。

  衹聽裴語涵極其冰冷道:「我劍宗行事,關妳陰陽閣何事?」

  那人冷笑道:「裴仙子不愧是軒轅王朝女劍仙魁首,如今敢負劍行走天下的
女子,早就屈指可數了。」

  裴語涵衹是說道:「希望二十年後妳還能如此說話。」

  那人放聲狂笑:「二十年?妳以爲那個人真的能出關麽?別傻了,如今全天
下都知道,那……」

  話未說完,一道劍光照徹了青山。僅僅是一瞬間,裴語涵的劍尖便頂在了那
人的喉嚨口。

  她平靜道:「再讓我聽到妳誣蔑家師,我就殺了妳。」

  那人竟然絲毫不爲所動。淡然道:「裴語涵啊裴語涵,雖然我境界遠不如妳,
但是別人不知道,我可知道,妳如今不過……」

  忽然,那陰陽閣的道人神色一厲,轉頭望向林間,目光如炬如電:「誰在那
裏. 」

  葉臨淵微微一震,他剛剛出關,還沒能熟練運用道法隱匿氣息,竟然被發現
了。

  裴語涵的目光也望向了這裏,無奈之下,葉臨淵衹好緩緩走出林間,看著眼
前兩人,他想了想,彎腰作揖:「見過兩位仙長. 」

  裴語涵看著已經擡起頭的他,微微蹙眉,問道:「妳是哪個仙門的弟子?」

  葉臨淵看著這位曾經的徒弟,她已然那麽美麗,清麗的容顔,高高盤起的秀
發,斜插的木簪,一絲不苟的黑白劍裝裹著她傲然挺拔的身材,仿佛她就是一柄
矗立林間的劍,所有的山水景色都被奪去了銳氣。他感到很欣慰,自己這位首徒
不僅出落得更加娉婷,也邁過了那一道劍道門檻。衹可惜,此刻自己無法與之相
認. 葉臨淵看著裴語涵,平靜道:「我沒有宗府門派。我是軒轅王朝林家的一個
庶子。我叫林玄言。」

  五百年前,自己爲了防止各種不測,早已埋下了許多補救的方法,這個身份
在五百年前便已設計好了。從此,那個叱咤風雲的葉臨淵便死了,活著的是名爲
林玄言的白衣少年。

  裴語涵看著他,忽然說道:「妳願意隨我修行,追求劍道麽?」

  林玄言心中一驚,心想自己的首徒收徒弟就這麽隨便麽?這是,那個陰陽閣
的中年人發出了一串尖銳的笑聲:「沒想到堂堂裴仙子如今已經如此……如此饑
不擇食了?哈哈哈,妳們劍宗已經實在招不到人了麽?這種路邊隨意見了一面的
人都要?」

  裴語涵沒有理會他的冷嘲熱諷,又問了一遍:「妳願意麽?」

  那人咧了咧嘴,忽然開口道:「這位林家的公子,妳別急著答應。我是陰陽
閣的四長老季修。雖然實力不算拔群,但是在陰陽閣地位也算非凡,這位公子可
願隨我去陰陽閣修行?」

  裴語涵神色一厲,目光如劍。那位自稱季修的長老笑道:「怎麽,裴仙子不
高興了,我季修就是要和妳搶人。」

  季修繼續說道:「我陰陽閣在軒轅皇朝的地位妳不會不知道吧?如今這位裴
仙子的宗門早已中落,獨木難支,不管妳天賦高低,根骨好壞,進入劍宗是一個
極差的選擇。」

  林玄言很想告訴他,他真的不知道。

  裴語涵冷冷道:「季修,妳當真以爲我不敢殺妳。」

  季修伸長了脖子一陣冷笑,一副妳來啊的樣子。在他心中,軒轅王朝沒有任
何年輕人可以拒絕成爲陰陽閣弟子的誘惑,而且這種空有皮囊的庶子對力量最爲
渴求,如今他沒有馬上答應下來估計衹是想給這位軒轅皇朝女子劍道魁首一點面
子罷了。不管這個人資質怎麽樣,總之不能讓裴語涵收走,自己就是擺明了打壓
她。

  裴語涵收劍而立,看著林玄言,她自己也沒了信心,衹是發出了一聲弱不可
聞的歎息。

  正當她想要馭劍離開之際,林玄言忽然看著她,緩緩開口道:「我跟妳走。」

  裴語涵嬌軀一震,匪夷所思地看著他。

  季修更是瞪大了眼睛,用一種看瘋子和白癡的眼神看著他,仿佛這是世界上
最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氣得面容都有些扭曲,竟是不自禁笑了出來,「妳知道妳
錯過了什麽嗎?」

  他又冷笑道:「真是初生牛犢,劍宗注定是死路,今天如此,二十年後也會
如此,大道機緣妳不走,妳自己要找死我也不攔著妳了。下次見面我要親手剮了
妳!」

  林玄言沒有理會他,他緩緩走到裴語涵身邊,此刻他少年身材的身高衹能到
裴語涵的肩膀,曾經經常被自己寵溺揉頭的少女此刻居然比自己要高了,他忽然
覺得好不自在。

  他看著裴語涵,說道:「帶我去劍宗吧。」

  …………

  寒宮劍宗位于軒轅皇朝的南端,建于歸雪峰上,臨近月海。

  這個世界名爲瓊明界,大致分爲四個勢力,人間的大陸王朝版塊,軒轅皇朝。
南方九萬裏月海繞城而過的失晝城,那是銀月族精靈的住所。一直被叁大妖族割
據混戰,不得安甯的北域。還有淩駕與人間之上,聚集了最多九境以上飛升者的
浮嶼. 而寒宮劍宗是裴語涵一手建立的,是軒轅皇朝的六大宗門之一。

  裴語涵帶著林玄言馭劍趕路的時候沒有說太多話,衹是和他交待了一些大致
的宗門內容和需注意的事宜。簡單而瑣碎。

  寒宮劍宗很大,但是入宗卻衹能感受到淒清。

  一路馭劍而來寒風蝕骨,雖然裴語涵已經給他加持了許多保護,但是如今羸
弱的身軀仍然侵入了許多風寒。他忽然想起來自己當年也是這麽帶著她馭劍的,
衹是他當時可沒有裴語涵這樣細致,一路馭劍下來把她凍了個半死,小姑娘還格
外倔強,一路上一聲不吭。

  想起這些陳年舊事,他不由地微微揚起嘴角。

  一道劍光落在寒宮之前,清冽驚豔. 裴語涵收劍入鞘。林玄言仰頭,目光緩
緩向上,一直落到那兩個寒玉雕琢的青藍色大字上:寒劍。

  寒宮清幽照人。裴語涵領著他走入殿口。殿門上空劍氣縱橫,寒光閃耀,若
是初出茅廬的人見到如此凜冽劍氣,必然會心馳神遙. 但是林玄言卻平靜得出奇。

  這位堪稱軒轅王朝劍道魁首的絕美少女望著林玄言,緩緩開口道:「我不知
道妳爲什麽要隨我修劍。或許是鍾情于劍,或許衹是一時沖動,考慮不周。但是
不管是因爲什麽,衹要隨我踏進了這扇門,妳從此便是我的弟子。妳的生命便與
劍息息相關,連爲一體. 妳願意麽?」

  林玄言靜靜地看著她,竟是有些猶豫。

  裴語涵微微歎息,拍了拍他的肩膀:「讓妳這麽快做這麽倉促的決定確實太
爲難妳了,這是我的錯,不怪妳,如果妳現在反悔,我可以護送妳下山。」

  林玄言搖頭道:「不是因爲這個。」

  裴語涵纖長的秀美微蹙,等待著他繼續說下去。

  林玄言沒由來地撓了撓頭,竟然有些支支吾吾道:「我願意追求劍道,衹是
……我能不叫妳師父麽?」

  曾經纏著自己一聲聲叫師父的女孩,如今自己反過來要叫她師父,他還是很
難適應。

  裴語涵疑惑道:「爲什麽?」

  林玄言很快編了一個借口:「我曾經有一位師父,教我讀書寫字,年前他病
逝了。我很敬重我的師父,短時間內我不想找其他師父。」

  裴語涵看著他的眼角,兩雙清澈好看的眼神對視著,她似乎是在辨認林玄言
是否說謊了。片刻之後,她才幽幽道:「節哀。」

  說著,她轉過身牽起了林玄言的袖子走入寒宮之中。林玄言擡起腳跨過了那
道不算高的門檻。

  一步跨過,劍道九境。他便水到渠成般來到了第一境。

  第一境對于大部分普通人來說,窮盡一生都無法跨過. 這是天地塹. 但是在
此刻的他眼中,不過一道矮矮的門檻。

  裴語涵沒有察覺到他的變化。

  入了寒玉殿,一對穿著素衣劍袍,英氣逼人的少年少女走到裴語涵面前,鞠
躬作揖:「見過師父。」

  這是這偌大的寒宮劍宗僅剩的兩名弟子了。

  裴語涵簡單介紹道:「他叫趙唸,是妳的二師兄。她叫俞小塘,是妳的大師
姐。妳是寒宮第叁位弟子。」

  林玄言沈默了一會,說道:「我還沒有認妳做師父。」

  名爲趙唸的少年正慾開口,那眉清目秀的少女俞小塘便怒氣沖沖道:「怎麽?
妳看不起我們劍宗啊!妳也想去修那些邪魔外道?那妳別來啊,外面前途一片光
明。」

  林玄言看著這位鼓著香腮怒氣沖沖的少女,感覺很像當年的語涵,他本就不
愛說話,所以一時間更不知道說什麽好。

  裴語涵打破尴尬,柔聲道:「他叫林玄言。不叫我師父是另有隱情,並非對
劍宗有何異端看法。以後妳們好生相處,莫要欺負他。對了,玄言,等會妳隨我
入正殿,我給妳講一下入門心法。」

  談話間,一道素白色的茸片從灰蒙蒙的天空上悠悠飄落。

  秋風散盡,林木蒼黃. 那是初冬的第一片雪。

  俞小塘笑著攤開了手掌,咬著嘴唇接下了這一瓣雪花,那一瓣雪花轉瞬消逝,
但是她仍然歡天喜地道:「下雪啦下雪啦!」

  越來越多的雪花從鉛灰色的雲層中墜落,簌簌飄零向層巒青山之間. 趙唸看
著滿天雪花,也喃喃道:「冬至了。」

  裴語涵和林玄言望著悠悠揚揚的漫天飛雪,似是都思及了什麽往事,都沈默
不言。

  那年冬……林玄言忽然笑了,他攤開手掌。雪花落在掌間. 他合上十指握住
了這片雪。

  這一刻,他邁入了劍道第二鏡. ……………

  「劍道和其他道一樣,都分爲九重境界,每叁重境界都是一個檻。達到七境
以上便可以進入那座高高在上的浮嶼. 而九境之上是化境。我此刻的境界便是化
境。」化境是真正的大宗師境界,無論放在哪裏都是可以開宗立派的至高存在。
但是裴語涵說這話的時候卻極其平靜,那不是故作謙虛,而是真正的平靜. 「化
境之上是通聖. 」

  說道這裏她頓了頓. 她補了一句:「我師父便是通聖巅峰的劍修。」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還是很平靜. 但是林玄言看得出來,她是在故作平靜. 林
玄言故意問道:「請問妳師父現在身在何方?」

  裴語涵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她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微微的驕傲:「全
天下都知道我師父是葉臨淵. 五百年前縱橫整個大陸最天才的劍修。五百年前,
師父得到了大道機緣,于潮斷峰閉關. 我在潮斷峰見到妳,還以爲妳知道我師父
的事情。」

  林玄言搖了搖頭,說道:「我出生陋僻。所以不得而知。」

  裴語涵衹是說道:「師父是我最敬重的人。」

  林玄言覺得又有趣又可愛。他很像告訴她,自己就是妳最敬重的師父大人葉
臨淵. 然後像以前那樣寵溺地揉她的腦袋。但是出于諸多考慮,他微動的手指還
是縮了回去。

  裴語涵看著林玄言說道:「現在我傳妳寒宮入門劍法心得。妳一下要記下來。」

  「嗯。好。」

  裴語涵繼續道:「記口訣很容易。但是想要真的邁過那道檻,真正登堂入室
卻是極難,如果叁個月時間妳無法進入一境,那便基本與劍道無緣。到時候妳來
去都由自己決定。」

  林玄言點了點頭,衹說了一個好字。

  出了寒玉宮,俞小塘走到上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說道:「小師弟啊,妳
長得挺好看的。」

  林玄言倒是沒有反駁小師弟這個說法,五百年前他聽過太多太多誇獎,如今
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少女誇獎,衹是覺得有些新奇。

  俞小塘戳了戳他,有些不滿道:「妳大師姐和妳說話呢。妳居然敢不理?」

  林玄言衹好說道:「我知道我很好看。」

  他不喜歡說話,所以也不太會和人打交道。

  俞小塘瞪大了眼睛,她的眼睛墨色很深卻很幹凈,像是硯好的新墨一樣,讓
人忍不住看了又看。「哇,小師弟,沒想到妳這麽自戀。」

  「……」

  俞小塘拍了拍自己初初長成的胸脯,說道:「妳有什麽問題都可以問姐姐我,
如果妳在山下被人欺負了,師姐可以替妳報仇的。」

  林玄言確實有很多問題,比如他最想問的,爲什麽五百年前最爲輝煌的劍道
如今沒落至此?

  但是他終于沒有開口。衹是說:「謝謝師姐。」

  那些問題雖然是很大的問題,但是對于此刻劍心已經修到半步見隱的他來說,
都不重要了。無論五百年間發生了什麽天翻地覆的變化,衹要隱忍二十年,他便
能複興劍道。衹是……

  看著滿天紛紛揚揚的落雪,他忽然想唸自己的未婚妻了。

  浮嶼神王宮的聖女夏淺斟。

  五百年了,妳還好麽?

  宮殿口的雪越落越高。

  白茫茫地遮住了遠山近樹,一點點堆砌在本就雪白的磚瓦上。遠遠望去猶似
一座清寒蟾宮. 天地間唯一的顔色裏,裴語涵披著白色絨邊紅色面料的披風站在
風雪之中,她沒有用法力隔絕雪花,仍由它們落在自己刀削般的香肩上,沾濡在
青黑的秀發長. 像是瀑布上的小花,也像是星空下的梅瓣。

  一道黑白色的劍光在她身邊綻放,寒宮之中閃起了千萬道劍光,那些黑白分
明的劍光仿佛是她衣襟上飄起的裙帶也像是她眸子俯瞰世界的樣子。

  洋洋灑灑的雪花也被黑白兩色照亮。

  林玄言站在殿前,忽然回身凝望,漫天的劍光照亮了他的眸子,如果是過去
的話,他會覺得這些劍光太單薄,運氣劍氣的方式太過簡單,揮劍的速度也不夠
淩厲。

  但是此刻他衹是覺得很美。就像那位揮舞劍氣的少女一般。

  趙唸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很好看吧?」

  林玄言平靜地看著他:「很好看。」

  趙唸緩緩開口:「我不知道妳到底是誰,是不是某個宗門派來的臥底,但是
如果妳敢加害師父,我一定會親手殺了妳。」

  林玄言沒有理會他,緩緩離開了正殿。

  接下來的一個月過得無比平靜而簡單,他早已不需要練劍了。他練過太多太
多的劍,從前一天揮劍何止百萬次?每一個軌迹和行氣方式都早已爛熟于心。對
他來說,練劍還不如發呆更有意義. 這一個月裴語涵都悉心教導他們劍法,趙唸
的悟性很高,學劍很快。俞小塘也不算遜色,衹是這個小姑娘有些靜不下來。林
玄言一直表現得不溫不火,他揮劍揮得很好看,但是一直被俞小塘嘲笑是花架子。

  但是這一天,裴語涵沒有教他們練劍,寒宮的雪還沒有停,天地間依舊覆著
淺淺顔色。

  林玄言將那本自己年輕時候編著的《劍氣初行之理》隨意攤在桌上,這本書
寫得很簡單,但是內容很不簡單。但是不管簡單不簡單,他都不想看。

  因爲書上的每一個字,甚至筆畫的高低他都記得。

  百無聊賴之後,他推開了小小的廂房,憑著感覺在寒宮之間踱步。

  夜色漸暗,雪越來越深。

  他看著被月色照亮的雪色,忽然擡頭望著那些瓊樓玉宇,神色有些茫然。他
發現了一個自己以前從來不會去想的問題,他,迷路了。

  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座宮殿面前。

  宮殿裏泛起了幽幽的火光,他腳步一停,看著宮殿上浮刻著的碧落二字,才
恍然,原來這裏就是語涵的寢宮. 碧落宮中跳躍著燈火,瑩瑩地亮起了昏黃的顔
色。

  他走到殿門口,終于停了下來,他聽到了一絲異樣的聲音,他有些不確定,
走到門口凝神細聽。這一個月的修行之後,雖然他法力尚且低微,但是已經憑借
極高的境界隱匿自己的氣息了。

  他聽到了屋子裏傳來一道道淺淺的呻吟聲。

  他懷疑自己聽錯了。

  這裏是碧落宮,那便自然是裴語涵的聲音。

  那聲音很低,很淺,像是溪石下暗暗流動的水,像是劍坪上無聲落下的雪。

  但是他卻能聽得很清楚,很真切,像是一記記炸響在耳畔的驚雷,因爲他還
聽到了男人的聲音。

  他細細地聽著屋子裏的動靜,臉色微微發白。這是他出關以來第一次覺得道
心震蕩。他很快平複下心神,伸出的手在門前慾推又止,心中掙紮了許久之後,
他終于輕輕地將門推開了一道縫. 明豔而幽靜的燈火隨著淺淺的呻吟聲灑落在雪
地上,顯得更爲清晰。

  那呻吟聲極爲好聽,任何人聽了都會想入非非。但是他卻有些煩躁。

  正當他猶豫要不要再把門推開一點之際,他忽然聽到了一陣啪啪啪的聲音,
那是肉體碰撞的聲音,隨著啪啪啪的聲音越發激烈地響起,那本來衹是低低的呻
吟卻也要急促了許多,雖然還是明顯在刻意壓抑,但是卻再也抑制不住了。

  到底是誰在裏面玩弄自己的首徒?按理說裴語涵早就應該劍心通明,俗世的
情慾怎麽可能影響到她?

  他壓抑不住自己心裏強烈的好奇心,緩緩將已經被推開了一線的門繼續前推,
他的視線越來越寬廣,索性碧落宮不大,門推開了四分之一便幾乎可以看到半個
寢宮的構造。

  入眼第一眼的是被燈火照亮的屏風,屏風薄如輕紗,分爲四副,一副繪著仙
鶴銜花,一副繪著仙女浣紗,一副繪著天鳳祥雲,一副繪著仙人洗劍。屏風繪畫
極其秀氣,靈韻逼人。但是他的目光卻沒有去看那些圖案,他的目光落在了屏風
上晃動的人影身上,被人影照亮的屏風上,有一個男子直立的身影,而那秀榻掩
映之後,也有一個女子露出半個身子的投影。

  燭火微微搖曳,那皮影戲一般投影在窗戶上的影子隨著肉體碰撞的啪啪聲和
女子好聽的嬌喘聲不住地晃動。

  那個男子不停地挺動著身形在身下的女子身上進進出出。

  「裴語涵,妳好歹也是本州劍道魁首的劍仙,怎麽這樣不經操,我才動了幾
下,妳下面就流了這麽多水?什麽寒宮劍仙,看來衹是徒有虛名,說到底不過是
一個供男人操的母狗。」那人桀桀地怪笑的。

  語涵……果然是語涵,那個趴在秀榻上挨肏的果然是語涵。

  聽這個聲音,好像有點耳熟,過了一會兒,他忽然覺得一陣眩暈,那個聲音
不就是……

  裴語涵冷冷道:「季修,妳們閣主叫妳來到底商量什麽事?嗯……如果有正
事的話,妳先說正事吧。其他的稍後在做也不遲. 」

  那人居然就是那天在山下遇到的中年人季修。季修這樣的粗鄙人物怎麽配的
上語涵,語涵若是和他多說幾句話他都覺得是玷汙,可是此時此刻,語涵居然被
這樣一個人肆意玩弄身子,還在她的小穴裏進進出出?到底是因爲什麽?

  季修怪笑道:「我不喜歡妳這樣的說話方式,妳還弄不清楚妳現在在軒轅皇
朝的地位和自己的處境,如果妳還想保住劍宗,就好好服侍本大爺,別一副冷冰
冰的樣子。」

  說完這句他加大了挺弄的力度,整個香榻都被他的幹弄弄得不停晃動,發出
嘎吱嘎吱的聲音。

  此時林玄言已經走到了屋內,他悄悄掩上門,繞到了屏風的後面。

  屋子裝飾得簡單而精致,那墨玉書案上撩著熏香,照亮屋子的僅僅是五盞形
制統一的侍女捧杯狀的古銅燈,燭火微微曳舞跳動,帶著許多溫香,窗前挂著花
紋簡單的竹簾,竹簾一般被火光照亮,打下斑駁的光,那些光落在書架上,像是
雪花一般美麗動人。林玄言這才發現,這屋子的構造和自己當年的寢宮居然一模
一樣。

  但是他沒有精力去想太多,因爲屋子裏的聲音越來越激烈,即使是他也有些
面紅耳赤。他努力平複心境,憑借著境界繞過屏風,終于擺脫了屏風的視線看到
了讓他終身難忘的一幕。

  撞入視線的,是兩具白花花的肉體. 那個背對著自己不停向前迅疾沖撞的人,
赫然就是那日在山下見到的季修!他的背影擋住了身前的佳人,衹能看到檀木床
邊兩條修長緊繃但是岔開著的小腿,和那微微蜷縮著的晶瑩足趾,那小腿隨著季
修大力的挺動微微地抽搐著,啪啪啪啪啪的聲音讓他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充耳不
聞。

  季修雙手扶著佳人圓潤挺翹的嬌臀,龇牙咧嘴道:「那日在山下看到妳不是
很驕傲麽?還幹用劍指著我?怎麽?現在妳的傲氣呢?是被操得太爽都說不了話
了?」

  身下絕美的女子劍仙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她前半生躺在香榻之上,那身黑
白的劍裝早已被扒光了挂在一旁的架子上,裴語涵的聲音沒有太多的起伏,即使
被操得水兒直流,她依然冷冰冰地回應道:「別廢話。」

  季修身子微微一僵,他隱約有些不高興. 衹見他高高揚起了手,對著那雪白
嬌臀重重落下。林玄言無法看到這一幕的具體,衹是聽到一聲極爲清脆的掌擊翹
臀的聲音和裴語涵低低的呼通聲,這一擊打得有點重,想來她的翹臀上應該落下
了淺紅的掌印了。

  季修惱怒道:「我不喜歡妳和我說話的語氣,妳真以爲妳還是那個仙子啊,
妳這小穴被那麽多人玩過了還敢這麽傲氣?牌坊立給誰看?不會是給妳那生死不
知的蠢師父吧?嘶……」

  季修忽然倒吸了一口氣,他發出了一聲極爲舒爽的聲音:「沒想到一提到妳
師父妳小穴都收緊了?如果二十年後他真能出關,看到自己最愛的徒弟如今這幅
樣子,不知道會怎麽想?」

  裴語涵雙手死死地抓著床單,她咬著牙回應道:「妳閉嘴!妳……」

  「啪,啪,啪」

  季修揚起手在她嬌臀上重重地打了叁下,把她剩下的話悶在了喉嚨裏. 他哈
哈大笑道:「什麽女子劍仙,不就是被插穴玩奶的命?快叫兩聲讓小爺聽聽,不
然今天我就打爛妳的屁股。」

  讓她主動浪叫呻吟,她肯定是一百個不願意。如此無禮的要求語涵豈能答應。

  但是讓林玄言沒想到的是,僅僅是片刻,裴語涵真的發出了兩聲極其好聽的
叫聲,那叫聲聽上去有些刻意,也有些生疏。但是聽在季修耳朵裏,卻瞬間幹柴
烈火般點燃了他所有的慾望。

  他怪叫了一聲。猛然加快了抽插的幅度和力度!勢大力沈,根根入底。隨著
他大開大合的幹弄,林玄言甚至可以聽到那肉體交合之處噗嗤噗嗤的水聲!

  「我肏死妳個母狗仙子!」季修的身體都有些微微扭曲,他大腿的肌肉猛然
繃緊,顯然自己也在高潮的巅峰了,他的身體都隨著抽插顫動了起來。而被肆意
鞭撻的裴語涵靈秀可愛的足趾也死死地蜷曲了起來,可見她也被幹得慾仙慾死了。

  「嗯……嗯嗯……唔……」裴語涵死死地咬著牙齒,不讓自己浪叫出聲。

  那季修忽然抓住了她的雙腿,猛然向兩邊一掰,裴語涵的雙腿猛然被掰開,
本就在高潮邊緣的她身子忽然被如此玩弄,她一下子叫出了聲。

  那一聲浪叫之後,季修雙手擎著她的雙腿,幾乎將那雙腿撐成一子了,于是
那粉嫩單薄的嫩穴便徹底綻放在他面前。而裴語涵一旦開口想要閉上嘴就很難了,
就像是堤壩被洪水沖撞開來,她再也控制不住,發出了許多聲聽不出是舒爽還是
痛苦的叫聲。

  差不多抽插了幾十下之後,季修徹底達到了頂峰,他顫聲道:「我要射在裏
面了!」

  裴語涵根本沒有力氣制止,此刻她早已被滔天的情慾吞噬,渾身上下香汗淋
灕。哪裏還有半點寒宮劍仙的樣子?季修對著那雪白嬌臀狂轟濫炸,忽然猛然制
住了身形,將自己死死地貼著裴語涵的身子,裴語涵柔軟的翹臀被緊緊擠壓,他
的肉棒和裴語涵的蜜穴緊密地融合在了一起。

  「啊……鬆開啊……嗯……啊……不要……」裴語涵早已被幹得難以說話,
她的雙腿被放了下來,她無力地趴在床上,看上去是側著身子的樣子。

  而此刻林玄言已經躲在了書櫃後的陰暗處看這一幕活春宮,從他如今的視線
裏望過去,可以看見裴語涵側過身子的樣子,甚至可以看到她挺拔胸脯上那嫣紅
的蓓蕾。

  季修氣喘籲籲地拔出了肉棒,那雪白的精液在她粉嫩的穴道口緩緩溢出,看
上去一片淫糜。而裴語涵的嬌臀上也落滿了绯紅色的巴掌印,她早已綿軟無力,
衹是還努力用胳膊肘撐起身子,緩緩開口:「妳今天來到底是爲了什麽,妳們閣
主要妳轉告什麽?」

  那剛剛舒爽完的季修沒有理會她,衹是啧啧贊歎道:「裴仙子的嫩穴果然緊
致過人,如今好的身子修劍實在太可惜了,不如……」

  裴語涵冷冷道:「我沒空和妳說這個。」

  季修氣惱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神色凶厲道:「不許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

  裴語涵吃痛地嗯了一聲,但是神色依舊冰冷。

  季修嗤笑道:「沒什麽大事,難道我想來肏一肏妳的小穴還不算大事?」

  裴語涵冷冷地看著他,不置一語. 季修這才說道:「好了好了,我們閣主叫
我來是交給妳這個。」

  說著,他從懷裏取出了一封信一樣的東西交給了裴語涵,「這可是我們閣主
爲妳爭取,但是到底能不能保住劍宗就要看妳自己了。」

  裴語涵的聲音終于有些緩和:「替我謝過妳們閣主。」

  季修的目光不停地流離在這幅赤裸的嬌軀上,裴語涵的容顔被譽爲軒轅王朝
四大美人之一,如今這幅樣子便更是美不勝收。衹想讓人壓在身下好好憐愛。

  裴語涵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她說:「今日時候不早了,妳早些回去複命
吧。語涵還有一些其他事情要做。」

  季修冷哼了一聲:「要不是閣主另有吩咐,真想肏妳一晚上。不把妳肏得哀
聲求饒我就自己散了這畢生修爲。」

  裴語涵不理他的淫詞語句,衹是說道:「語涵不遠送了。」

  那季修猥瑣地笑了一聲,他伸出手摸了一把裴語涵柔軟挺拔的酥胸,手指還
不忘捏了捏乳峰上的蓓蕾,他冷笑道:「裴仙子……以後,我們來日方長啊。」

  …………

  一直到季修出了門,裴語涵才披上了一件單衣,她轉過頭對著黑暗處的某個
角落,平靜道:「妳出來吧。」

  林玄言歎了一口氣,自己現在的法力果然還遠遠不足以讓自己不被一個化境
的強者察覺氣機. 他從陰影中走出,看著這一位被那個陰陽閣的低劣男子肆意淫
玩的絕色少女,此刻他很難把她的樣子和五百年前那位自己的徒弟重合在一起。
他很想開口問爲什麽,但是他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披著單衣的裴語涵還沒有扣好扣子,所以可以看見她平坦的小腹和露出了冰
山一角的柔軟胸脯。

  裴語涵一邊扣著扣子將那些春色鎖在衣衫裏,一邊看著林玄言,問道:「妳
都看到了?」

  林玄言最後望了一眼那尚且咕咕冒著精液的狼藉下體,垂下了睫毛,收回了
視線,他看著裴語涵,說道:「我說沒看到,妳信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