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精品久久一区二区国语CP好嗑剧才火,CP被拆剧必糊?

精彩内容:

作者|Annie

對于觀衆來說,

嗑CP主要來自于一種情感聯結。

對于片方、平台、品牌而言,

也越來越發現CP營業的重要性,

同時也在助推CP營業。

動辄出現在微博轉發中的“kdlkdl(嗑到了嗑到了)”,是現在CP粉最常用的一句感歎詞。

2021年不論是BG愛情劇還是耽改劇,都像約好了似的,給足了劇粉和CP粉想要的“售後”。即便是劇播完了,一段時間內的合體掃樓、合體舞台、合體綜藝仍是藝人工作的重心,合體雜志、合體代言接到手軟。

隨手打開雲合數據的藝人霸屏榜,每當有熱劇在播,劇內CP也幾乎都是同時上榜且排位相近。以6月藝人霸屏總榜爲例,前12名上榜藝人中,就有4對在播劇CP,黃景瑜李沁、虞書欣丁禹兮、梁潔張新成、許凱周冬雨分別因劇集《愛上特種兵》、《月光變奏曲》、《變成你的那一天》、《千古玦塵》上榜。

今時不同往日,嗑了這麽多年CP,CP粉終于不再是“人人喊打”的飯圈弱勢群體了,演員也從宣傳期十公裏外的避嫌變成了主動營業。從年初的《山河令》、《司藤》,到年中的《長歌行》、《愛上特種兵》、《變成你的那一天》,CP營業從不缺席,甚至劇集和劇集之間還要比拼誰的CP營業更努力、售後更甜。

在2021年這或許可以稱爲CP“內卷元年”的一年裏,片方、平台方、品牌方這種力推CP的營銷策略的轉變,或許跟公衆情緒和包容度的轉變有關,跟市場導向有關,更跟CP粉強大的流量引導(二創剪輯等)和氪金能力有關。但在未來,CP內卷會“卷”向何方,還需交給市場來決定。

CP好嗑劇才火、CP被拆劇必糊?

縱觀上半年上線的劇集作品,劇播好壞、劇播熱度有了一個新的衡量維度:劇中CP能不能舞起來。

假如CP代表劇中的愛情,那麽觀衆嗑CP是因爲對美好愛情的向往,CP營業則表示劇方和演員充分尊重愛情、尊重觀衆。對于觀衆來說,嗑CP主要來自于一種情感聯結。影視劇中的CP,或是爲觀衆構建了溫暖的力量,或是在某種程度上滿足了年輕人對美好情感的想象。真情實感地追劇就自然會對劇中人物甚至演員投射感情,宣傳期內甚至是劇播完後一段時間的CP營業,既延續了看劇時的心動,也給了觀衆“出戲”的時間,同時給了CP粉想象和“嗑真人”的空間。

越來越多的CP營業,恰恰證明了劇方越來越多地開始向to C方傾斜考量和制定宣發策略,而這一營銷打法在上半年的熱播劇中也能直觀地看出好壞加成。

上半年的《山河令》算是開了個好頭,先是隨著劇集熱播,兩位男主之間的微博互動變得頻繁且親近,並在劇集收官時迎來高潮:龔俊發微博稱“天涯路遠,我們不說再見”,張哲瀚在評論區回複“天涯路遠,終有重逢之際”。評論區的粉絲紛紛大呼kdl的同時,也感謝兩位演員在早春帶來的這麽一出溫暖人心的劇集和大家關于美好感情的想象。

不同于以往耽改劇的戲外刻意避嫌,兩位演員的大方互動和營業,不但將戲劇的收官熱度帶至頂峰,也爲後續的合體演唱會、合體綜藝、合體代言等諸多後續商業活動提供了“續熱”的基礎。

緊隨其後的《司藤》,更是開啓了年度BG愛情劇CP營業之最。劇播期的“放肆藤你”CP已經圈粉無數,但伴隨線下景甜、張彬彬二人的初次合體掃樓將甜度值拉滿,很多人開始嗑真人CP了。掃樓期間,兩人時不時的低頭耳語、張彬彬在人群中實力保護景甜、一起給大廠員工送福利,場景像極了“巡回婚禮現場”。甚至于後期合體上綜藝《快樂大本營》,兩人的嘟嘴互動、古裝仰臥起坐都成了這對CP之間的戲外“名場面”。

正是因爲演員本身有CP感且在劇播期賣力營業,讓《司藤》這樣一個本是A級的平台項目收獲了S級的熱度;同時也因爲兩人的CP太火,網友吵著要兩人“二搭”的聲音也不絕于耳。

就連《長歌行》開播前被很多人評價“沒什麽CP感”的迪麗熱巴和吳磊,也讓很多路人在兩人的掃樓、合體采訪等互動中看出了“甜”,“歌隼CP”也貢獻了壁咚、對視、掰手腕等名場面,讓粉絲盡情嗑糖。

由此可見,好的CP營業能給劇集和演員本人都帶來巨大加成,甚至已經成了現在熱播劇基本的營銷宣傳手段之一。但反之,假如劇播期CP就被拆了的,對于劇集和演員本人熱度都會有一定影響。

比如由馬思純和白敬亭主演的軍旅愛情劇《你是我的城池營壘》,劇中兩人的CP“卡殼夫婦”一開始也是甜到了很多人。但隨著播出的中後期,馬思純被拍到了和盤尼西林主唱張哲軒的戀情,于很多CP粉而言,對劇外的“卡殼夫婦”喪失了想象空間,也就嗑不動了,更直觀的影響是劇集接近結尾的熱度下降。

無獨有偶,上半年度的古裝懸疑黑馬《禦賜小仵作》也經曆了類似的境遇。本被評爲平台B級的劇集項目,因爲節奏快、叁觀正、CP好嗑,收獲了豆瓣超23萬人打出的8.1分高分和超高關注。男女主蘇曉彤和王子奇的“楚瑜CP”圈粉無數,兩人合體拍雜志的同時也參加了多個平台的掃樓活動,不少網友露出姨母笑的同時感慨“女鵝和女婿的愛情真美好”。然而就在劇集剛播完,王子奇就被拍到了跟演員王楚然的戀情,“楚瑜CP”迅速be的同時連同對劇集的討論一同啞火。

雖然CP營業已成爲目前劇集宣發和營銷的一個重要手段,但劇方一定要把“尊重愛情”和“尊重觀衆”銘記在心、打在公屏上,不然CP被拆也是會反噬劇集熱度的。

CP內卷,“卷”向何方?

正是因爲劇方和平台看見了CP營銷的必要性,CP營業的內卷才越來越嚴重。“人無我有、人有我優”成了CP營業進階的動力。

受限于“社會主義兄弟情”和“男女演員戲外避嫌”等宣傳規範,稍早的CP營業大多只限于合體拍攝雜志、合體推廣等,並且劇播完一段時間後會自動解綁。這樣的營業,更像是CP粉自我感動的一場狂歡,商家順勢收割“一輪韭菜”而已。

單看被粉圈稱爲“婚慶公司”的時尚芭莎銷量,《鎮魂》後朱一龍、白宇的合體電子刊賣出了67萬冊;《陳情令》後肖戰、王一博的合體電子刊賣出了129萬冊,按照每本6元的單價算,雜志社輕松實現日賺百萬的小目標。

無論是對劇集的熱度和“超點”帶動、對演員個人的流量加成,還是對品牌銷量和美譽度的提升,片方、平台、品牌都越來越發現CP營業的重要性,同時也在助推CP營業。

于是從今年《山河令》開始,就有了越來越頻繁、互動度越來越高的CP合體活動。《山河令》播出後,兩位男主張哲瀚、龔俊一改以往雙男主劇“播完就散夥”的慣例,不但在《山河令》主題演唱會上上演高甜互動、共同推廣了包括Armani、Tom Ford在內的多款彩妝産品、還以飛行嘉賓的身份登上了優酷《我是女演員》的選秀綜藝。劇播後的這些CP營業互動和聯動,給足了CP粉嗑糖素材和想象空間的同時,也實現了粉絲高額氪金的目的。

景甜、張彬彬的“放肆藤你”CP因爲線下營業著實吸睛,即便跑完了掃樓活動、合體綜藝,在劇播完已有段時間後,仍然被邀請上了湖南衛視的616晚會。在合唱《情人》期間,兩人牽手、對視、摟腰,甚至還加入了壁咚的動作,將CP氛圍拉滿全場。

伴隨網友大呼“不結婚很難收場”的同時,也給後續的BG愛情劇營銷宣傳帶來了些許困擾。因爲兩人的CP營業已經接近天花板了,後來的CP只能使出渾身解數加大營業力度。黃景瑜和李沁不但在《愛上特種兵》播出時互換了微博情侶頭像,還在掃樓宣傳時大玩充滿少女心的泡泡機、互量腰圍頭圍、半公主抱,就連直播彈幕中粉絲都在一邊嗑糖一邊反問“這也是我能看的?”

張新成和梁潔因《變成你的那一天》中出演情侶而拍攝了時尚芭莎的“一日情侶”大片,不僅因爲超強CP感登上熱搜,兩人親密無間的互動也讓CP粉瘋狂,愛奇藝“戀戀劇場”的出圈全靠“江太公釣余”CP添了一把大火。

足夠的尊重自然才能換來觀衆足夠的喜歡和支持,進而會有更高的熱度。隨著片方、平台、品牌、甚至是明星本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內娛CP的內卷從《山河令》的“浪浪釘”CP正式開始了。隨著觀衆話語權的不斷提升,可以預示的是,今後影視作品的CP營銷會越來越多和頻繁,甚至CP營業尺度也會越來越大。

但同時我們也要看到,極端的CP營銷有可能也會爲行業帶來一定負面。影視項目營銷缺乏多元化抓手,新項目上線動辄想到的就是CP營銷,不僅觀衆會看膩,也會讓一些本身內容還不錯的項目失去光彩,這對于短期內整體提升影視行業的作品質量並無益處。此外,耽改向的CP營銷尺度一直是一個諱莫如深的話題,前人吃肉時把標准和尺度放得太開,後人可能連湯都沒得喝……

因此,CP營銷可以成爲影視項目營銷的一種解法,但不是唯一解法;CP營業也完全可以內卷,但要適度。

-END-

運營 | 冬雪 精品久久一区二区国语